AD
首页 > 理财攻略 > 正文

深度:企业间「云票据」渐多 或聚新风险

[2019-02-08 21:36:55] 来源: 编辑: 点击量:
评论 点击收藏
导读: 目前市面上流通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发行的电子白条,这些电子白条以「盘活大企业优质信用资源」「解决大企业财务费用居高不下问题」为名,在实际操作中默认了众多大型核心企业对

 

目前市面上流通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发行的电子白条,这些电子白条以「盘活大企业优质信用资源」「解决大企业财务费用居高不下问题」为名,在实际操作中默认了众多大型核心企业对中小企的帐期时间成本以及收款成本的盘剥,不利于市场公平。

另外大量企业应收应付账款被转移到资产负债表之外,从而使内地银行业刚刚下降的表外风险,通过大型核心企业的新一轮信用扩张,形成新的金融系统性风险积聚。(香港商报记者 齐晓彤 实习记者 王雨璇)

欠款变成了「电子白条」

农历年关已至。与央企或超大民企做过生意的许多中小企业主最近心绪很不平静,尤其对年末追讨欠款感触颇深。经了解,问题主要集中在名目繁多的企业电子票据上。这些近半年在行业内盛行的电子票据,不仅引发了中小企业应收账款的诸多问题,其发展还颇有蔓延之势。

应收账款由可支配的现金变成了「电子欠条」。「三年之前,年底前后收到的都是现金。现在收款中现金比例少了,各种各样的电子票据多了。这些票据就是大客户们开出来的电子欠条。欠条到期,本来指望能收到现金,没想到又来了一张面额增加两倍、期限更长的欠条。」与中原某国企做了几年生意的小企业A的老板叫苦不迭。

这类电子票据无限期拖长了账期,如今最长的已经拖欠了三年。「现在拖欠三个月都算很好的客户了,我们公司最大也是拖欠时间最长的一笔,至今快三年了,还没着落呢,这一笔就占我们全年收入的百分之十。」一家深圳的高新区企业B公司的财务总监说,他所指的拖欠方是一家央企集团下属的证券公司。

中小企业被迫拆分「电子欠条」以求收回账款,还要担负拆分成本。「以前央企的商业票据金额不大,几十万元级别居多,转让、变现并不困难。现在一张票据的面额动辄上千万元,这种大票根本没法用,只能找银行或者一些平台公司去把大票拆细成很多张可以用的小票,拆细也要交手续费。」一位对票据业务熟悉的业内老总说道,他对市面上的电子票据热很不以为然。

也有人对其表示肯定。「有些中小企业欢天喜地,尤其是在大型核心企业供应链条上的小公司。之前欠着就欠着,只能被动等着有朝一日可以拿回欠款。现在毕竟能够拿到一张金主的欠条,还能据此贴现、贷款,换一点儿流动资金回来。」 B公司的财务总监说。

这些新兴电子票据与传统的银行承兑汇票不同,传统的「银承」或「商承」需在央行统一备案,全程受到监管。而此类新兴的电子票据则更偏向于「白条」,是不符合正规凭证要求的收付款项证据,完全处在国家监管视线范围之外。

企业紧锣密鼓发行电子白条

那么,近期扑面而来、形形色色的电子票据,究竟是哪些平台产生出来的?

伴随2018年国内供应链金融大热,一家2015年6月份成立、多家央企共同出资、名为「中企云链」的科技创新平台不温不火两年后,在2018年下半年突然成为全国各地国资系统认真学习的样板。

这家「中企云链-云链金融平台」的前身是中车云链金融平台,已经加大在中国主要城市的宣传拓展力度,各地企业注册速度加快,目前已累计22113家在平台注册,交易金额已达1732亿元。

2018年7月9日,中车集团下属40多家一级企业总会计师、财务部长、资金负责人与「中企云链」合推「云证」,探讨如何掀起央企应收账款融资新风潮。

2019年1月3日,名为「中交一航」公众号发布了央企中交集团的一项重大创新:2018年12月31日,中交集团下属的中交云单管家开出两笔、共计14.9亿元的「云票」,将集团14.9亿的应收账款转让给国新保理公司,这张「云票」即刻完成了向集团内6个二级公司和1123家外部供应商的支付。

2019年1月11日,中国盐业第一单「云信」落地重庆。

2019年1月18日,东莞30多家国企及民企负责人与10家银行参加了中企云链讲座,主题为运用金融科技创新,优化企业负债结构。

据业内人士透露,目前中航系统、珠海格力冷气机内部也在紧锣密鼓进行建设类似云链平台的招标。

民企见到央企进行类金融平台的创新,也不甘落后。TCL集团打造的简单汇平台进行「金单」业务,核心企业可通过电子方式确认及承诺对供应商的应付账款来盘活应收账款,据TCL金控集团总裁杜娟介绍,现在他们已经穿透核心企业的第八级供应商,据行业内人士介绍,其规模已做到300亿左右。

中小企业主难御风险

记者让票据公司老总发来了中国人民银行备案的标准「银行承兑」「商业承兑」票据式样的照片,与「中交云单凭证」「云信」做对比,结果发现两者并无明显区别。比如前两者票据上并无标注「人民银行」字样,也没有统一编号或者条形码。该人士表示,他自己也无法给出区分这几种票据有无备案及监管的依据,普通的中小企业主更是无从辨识这些票据背后的可信度和风险度。

国资委与金融监管方看法两极

应收账款与应付账款本质是企业经营过程中形成的资产与负债,「中企云链」与其他企业电子票据平台,以这两项资产负债发行「云信」、「云单」、「云证」、「云票」,究竟是一种正常的实体企业经营活动,还是一种需要批准、接受严监管的金融活动?

「中企云链」董事长刘江称国资委领导在多个场合对此金融创新表示欢迎,他认为「云信」将优质企业信用转化为可流转、可融资、可灵活配置的一种创新型金融服务,为产业链上广大企业提供了全新的经济往来结算工具,从而实现了供应链金融的再造与升级。

不过也有银行内部的人士对此提出异议:「中企云链成立初期,是在中车集团内部的财务公司和下属企业之间,试行发行云信产品,彼时是一家受控于银行总体授信额度的集团公司内部的信用流转业务。目前中企云链一旦成为97家央企效仿的榜样,并在全国各地与多家银行、多家地方国企、民企全面合作,云信产品规模扩张到几千亿甚至上万亿级别的时候,对频繁发行云票据的核心企业的流动性要求会大幅提升,有可能某个核心企业的风吹草动就会引发兑付危机。」

「我个人认为这些企业就是依靠自身信用发行企业币。哪一个国家都不可能允许自己的企业发行货币的。」

更有金融口的监管官员对这种模式提出了明确批评:「从金融业来看,这涉及非法金融活动,这个平台实际是在以应收帐款、应付账款为基础资产开展证券化,涉及未经批准运营交易场所和发行证券问题。从实体经济部门来看,主要问题在于大型企业、地方政府等拖欠中小企业应收账款,人为创造融资需求,加剧融资难融资贵问题。比如,苹果对中国国内中小供应商的付款方式为3+3(3个月账期+3个月票据),中兴、华为则为12+3。这实际是新型的『三角债』。」

查看更多:

为您推荐

E街风时尚网 五月天娱乐网 美丽女性网 红粉女性网 中国彩虹热线